西部黄金缘何错失黄金盛宴?背后是什么原因?

2020-05-26 08:00:36 阅读 :
外_汇_邦 WaiHuiBang.com


  自上市以来,西部黄金的经营业绩一直在低位徘徊,这背后是经营所致还是另有原因?

  西部黄金(601069.SH)主营业务为黄金采选及冶炼,同时从事铁矿采选以及铬矿石的开采,是西北地区最大的现代化黄金采选冶炼企业,拥有包括哈图金矿、阿希金矿和哈密金矿等大型黄金生产矿山共计10个采矿权,黄金金属量达60万吨。

  西部黄金是一家国有企业,控股股东为新疆有色金属工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,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持股比例为66.81%,公司的实控人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。

  自产金比例发生反转

  在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中,黄金一直是主导业务。

  2019年,公司黄金业务收入为38亿元,占比98.38%;其他业务为4748万元,占比1.23%。西部黄金的黄金业务主要分为自产金和外购金两大块,2014年以前,公司黄金收入基本均为自产金。

  以上市之前的2013年为例,西部黄金的自产金收入为10.87亿元,净利率为11.18%。

  但在上市后,公司自产金比例不断下降。

  2019年,西部黄金的标准金收入为38亿元,其中自产金的收入为11.95亿元,占比31.45%;外购金的收入为26.05亿元,占比68.55%。公司的黄金业务已经以外购金为主。

  2020年一季度,西部黄金实现营业收入6.80亿元,同比增长183.39%,由于疫情原因,公司的增长几乎全部来源于外购金。

  与此同时,2020年一季度,西部黄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5431万元,同比下降198.36%。

  外购金的增长使得上市公司的业务构成发生了巨大变化,与2013年相比已经完全反转,这也预示着公司的盈利能力越来越低。

  区域性供应商?

  西部黄金2015年年初上市,2015年,西部黄金的标准金业务收入为9.22亿元,毛利率为31.06%。2016年,西部黄金的标准金业务收入为10.52亿元,毛利率为39.83%。2017年,西部黄金的标准金业务收入为12.41亿元,毛利率为27.63%。2018年,西部黄金的标准金收入为8.87亿元,毛利率为24.08%。

  2015-2018年,西部黄金均并未披露自产金和外购金的具体比例,投资者无法了解自产金和外购金各自的毛利率水平,也无法分析整体毛利率的合理性。

  但是,2019年却可以进行横向对比,例如山东黄金(600547.SH)2019年的黄金产品收入为123.57亿元,毛利率为44.38%;外购金收入为480.9亿元,毛利率为0.4%。
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记者发现,无论是自产金还是外购金的毛利率,西部黄金均低于山东黄金。

  同是黄金业务,为什么毛利率之间会有如此大的差距,西部黄金似乎有必要给出更加具体的解释。

  即使是纵向比较,西部黄金的毛利率水平也存在很多疑点。

  数据显示,2011-2013年及2014年1-6月,COMEX黄金金价从1422美元/盎司下跌到1328美元/盎司。

  同期,西部黄金的黄金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10.06亿元、10.89亿元、9.32亿元、4.56亿元,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9.47%、90.29%、85.81%、89.93%,标准金的毛利率分别为56.57%、56.46%、36.97%、43.92%,此时西部黄金的标准金都是自产金。

  2019年年初,COMEX黄金的价格为1285美元/盎司,2019年年末的价格为1520美元/盎司,平均来计算,2019年COMEX黄金均价为1403美元/盎司,基本上就在2011-2014年1-6月区间价格波动内。

  但是,西部黄金2019年自产金的毛利率只有26.55%。

  无论是与同行相比还是与历史相比,西部黄金的毛利率水平均处于异常状态,公司似乎需要进一步说明。

  不仅如此,在销售区域上,西部黄金也频现异常。

  2018年,中金黄金(600489.SH)的收入为344.52亿元,其中西北地区销售收入为20.32亿元、东北地区销售收入为21.32亿元、华北地区销售收入为15.48亿元、华东地区销售收入为14.11亿元、华南地区销售收入为12.57亿元,华中地区销售收入为260.72亿元。

  2018年,中金黄金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为238.27亿元,占年度销售总额的69.95%;其中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中关联方销售额100.9亿元,占年度销售总额的29.62%。

  反观西部黄金,其2015-2019年的所有产品只集中在新疆地区销售。

  2016-2019年,西部黄金前五名销售客户的集中度占比均在95%以上,关联销售很少。在公司控股及参股公司中,也并未看到销售公司。

  黄金是一个大众产品,为什么公司只在新疆地区销售呢?为什么前五大客户如此集中?为什么几乎没有关联交易呢?而且自产金和外购金的毛利率均大幅低于竞争对手呢?这些公司似乎要给出更多的说明和解释。

  开发支出的选择

  一直以来,与同行相比,西部黄金都有很高的开发支出。

  资讯数据显示,2015-2019年年末,西部黄金的开发支出为3.08亿元、3.07亿元、1.92亿元、2.05亿元和2.24亿元。

  同期,山东黄金的开发支出为零、233万元、245万元、1026万元、1967万元,另一对手中金黄金同期的开发支出均为零。

  2020年第一季度末,西部黄金的开发支出仍然高达2.25亿元,而山东黄金仅为2204万元,中金黄金仍为零。

  与竞争对手相比,西部黄金开发支出很高。一般而言,在开发支出的前期阶段,企业在确认开发支出时主观性较强,但如果将研发项目开发阶段的支出资本化,那么就会形成无形资产,如果将开发支出费用化,那么就会形成研发费用。由于开发阶段的不确定性,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企业可以调节利润的一种手段。

  资讯数据显示,2018-2019年,西部黄金的研发费用为842万元、632万元。

  同期,中金黄金的研发费用为2.32亿元、3.37亿元,山东黄金的研发费用为3.21亿元、3.33亿元。

  2020年第一季度,西部黄金的研发费用为零,而山东黄金为6685万元,中金黄金为4965万元。

  从数据对比来看,西部黄金似乎在利用开发支出来调节利润。

  2015-2019年,西部黄金的净利润分别为6088万元、1.27亿元、2181万元、972万元、4107万元,只有2016年净利润超过1亿元,其他时间都在低位徘徊。考虑到年末平均2.5亿元的开发支出来说,西部黄金的会计处理方法就变得至关重要了。

  经营前景令人担忧

  近几年,黄金价格一路上涨。 COMEX黄金数据显示,2015-2019年,金价从1183美元/盎司上涨到1520美元/盎司,涨幅为28.49%。

  2020年3月31日,国际金价已经涨到1591美元/盎司。纵观这5年来,金价基本上都是出于上涨通道。

  但与金价上涨不同的是,西部黄金的盈利能力并没有随之同步。

  自2015年年初登陆A股至今,西部黄金的业绩并不理想。2015-2019年,西部黄金的收入分别为10.14亿元、11.13亿元、13.93亿元、10.12亿元、38.63亿元,同期净利润为6089万元、1.27亿元、2181万元、972万元、4107万元。

  4月29日,西部黄金发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数据,公司当季实现营业收入6.80亿元,同比增长183.3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5431万元,同比下降198.36%。

  在金价上涨、收入大幅增长的情况下,西部黄金2020年一季度的净利润却出现超过5000万元的亏损,这也是西部黄金上市以来亏损最大的第一季度。

  对于亏损原因,西部黄金解释为,“本报告期内业绩亏损主要是由于企业复产复工时间延迟,矿产金产销量小,导致一季度亏损。”

  由此来看,2020年一季度,西部黄金收入的增长主要是因为外购金的大幅增加所致,但公司却陷入亏损。由此说明,以外购金驱动西部黄金的收入增长没有问题,但是以外购金驱动公司净利润的增长难度很大。

  毕竟,2019年,西部黄金外购金业务的毛利率只有0.28%,以如此之低的毛利率实现盈利是非常困难的。如果不提升毛利率水平,这部分业务的规模做的越大,公司亏损就会越严重。

  对于公司毛利率、销售区域以及开发支出等问题,《证券市场周刊》记者已经向公司发去采访函,截至发稿公司没有回复。

外_汇_邦 WaiHuiBang.com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
相关栏目